他们一直没有被遗忘

浏览:2824   发布时间: 09月15日

「本文来源:大连晚报」

文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 修齐 图资料图

9月15日,由中国长城学会、中国红色文化发展专项基金、大连海洋产业发展促进会等单位联合主办了一场“加强甲午海战经远舰考古现实意义,发掘与大连海洋生态文明建设”主题研讨会。

与会者包括国家文物总局、地方文旅单位、国防教育基地、军史专家、文化学者等社会各界人士60多人。

127年前,中日甲午黄海海战发生在大连庄河以及附近海域。100多年来,大连人从来没有忘记这段悲怆的往事。

2018年9月,随着水下考古重大发现,确认了沉没在庄河黑岛海域的就是甲午海战中北洋水师殉国战舰“经远号”,关于经远舰水下文物保护、“经远”将士遗骸的关注,一直没有中断。

“……北洋水师在大连湾聚集,锚链上带着大连湾的泥土驶向战场;庄河百姓目睹了这场壮烈的海战;旅顺船坞迎接舰体遍布弹孔、载着烈士遗体的战舰返港……”当大连舰艇学院教授、海洋专家陆儒德这样描述北洋水师和大连的缘分时,令人不禁怦然心动,他说:“一个国家的文化遗产和当地人民密不可分,历史文物的人文底蕴、保护价值在于当地人的参与。甲午是国耻民难,大连人民更有切身的感受,在传承甲午文化中做了贡献,更肩负着历史责任。”

三年前,水下考古人员打捞上来经远舰部分阵亡将士的遗骸,这些尸骨已经在冰冷的水下被海沙淤泥掩埋了100多个春夏秋冬。

在许多史料中,关于经远舰的最后时刻是这样记载的:“管带林永升以下200余人殉国,另有16人生还”。曾经,这些水兵每个人都是有名有姓、有父母有亲人、有欢喜有悲伤的活生生的人。他们从哪里入伍?当时家中还有谁?谁人让他们最是牵挂……一百多年了,斗转星移潮起潮落,经远舰捐躯将士英灵在一次次潮汐涌动中遥望陆地、遥想家园。

“如何让经远舰的水兵遗骸本着就地就近的原则,早日入土为安?”“如何用多种形式大力弘扬以管带林永生为代表的经远舰将士浴血奋战、为国捐躯的爱国主义情怀”,成为当天研讨会上与会者热议的话题。

A

经远舰: “终未升起降旗,一直奋战,死而后已”

127年前。1894年,中秋节刚过,黄海北部,大鹿岛以西至黑岛南部海域,成为中日两支舰队的海上战场。这里的惊涛和礁石曾目睹了一场让国人难以释怀的惨烈海战。

史载,1894年9月中旬,清政府派北洋舰队提督丁汝昌率领10艘军舰运送军队和军需物资赴大东沟。9月17日晌午,北洋舰队与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海军中将伊东祐亨率领的12艘舰艇相遇,并遭其猛烈炮击。

清军将领丁汝昌、邓世昌、林永升等率舰与日军展开激烈的海战,战斗持续5个小时,于傍晚结束。

现在,让我们把追忆的镜头切换到1894年9月17日那天下午。

史料记载,下午2时许至3时半左右,黄海海战进入第二阶段,由于日本舰队对北洋舰队前后夹攻局面的形成,北洋舰队开始失利。

清军济远、广甲逃跑,日舰第一游击队曾拼命追赶,但因相距较远难以追上,被迫折回转攻经远舰。

这时,左翼的致远舰已被炮弹击中沉没,济远、广甲的离阵又使经远舰失去掩护。日本的“吉野”“高千穗”“秋津州”“浪速”四舰趁机全力进攻经远舰。经远舰被逼出阵外,在号称“帝国精锐”的吉野舰等围攻下,中弹甚多,“船群甫离,火势陡发”。

在紧要关头,林永升沉着指挥,“发炮以攻敌,激水以救火,依然井井有条”。激战中,林永升发现有艘日舰受伤,便下令“鼓轮追之,欲击使沉”。但“猝为日舰所环攻,船身碎裂”,林永升亦“中弹破脑而亡”,享年41岁。

不久(一说4时40分),经远舰在东经123度40分7秒、北纬39度51分海面上沉没(沉船在大连庄河市黑岛镇老人石礁石附近海底),管带林永升以下200余人壮烈殉国,16人生还。

“浪速舰”舰长东乡平八郎、“高千惠舰”舰长野村贞都提及:经远舰系后部被击中引起大火,继而前部大火沉没。对于勇战沉没的经远舰,连日本海军也不得不表示敬意,称“敌军终未升起降旗,一直奋战,死而后已,当可瞑目海底。”

在名为《沉堙的甲午》一书中有这样的介绍——北洋海军的水兵就近在胶东沿海招募,必须年满十六岁,不能有犯罪记录,必须略识文字,而且要有人作保,才有资格被学校校长、练习舰舰长、舰上高级军官、军医组成的审查团挑选入伍;这些年轻的渔民子弟一旦迈入海军的门槛,所有教学口令都必须使用国际海军接轨的英语;他们必须会泅水会舢舨操作,掌握操舵、测量水深、使用罗盘等技术;会四种以上火炮的操作,掌握枪支刀械的用法,经过复杂严格的考试才能成为正式的士兵。很多水兵在他们的军舰上有少则五六年、多则十余年的服役经历,对自己岗位操作的熟练程度达到了近似条件反射的程度。

B

管带林永升:战死疆场以身殉国的英雄舰长

提及甲午战争,由于拍摄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电影《甲午风云》的深入人心,多数国人对北洋水师“致远舰”和管带“邓世昌”的名字耳熟能详,但是对于战斗表现更为英勇悲壮的“经远舰”和其管带林永升的名字则被历史有意无意中淡化了。

相对于北洋水师超勇舰管带黄建勋,致远舰管带邓世昌,扬威舰管带林履中等人在战场上自杀殉国,林永升是此役中唯一一位中弹身亡、战死疆场、以身殉国的北洋水师“舰长”级军官。

可惜的是,有关林永升个人情况的记载非常有限。浩繁的《近代中国海军》对其只是轻笔带过,连《福州海军世家》也将这位林氏民族英雄遗漏。

在众多史料中寻找拼接,勉强粗略还原这位英雄管带的形象。

林永升,字钟卿,福建侯官人,生于清咸丰三年,即1853年。14岁,他考入福州船政后学堂学习轮船驾驶,1871年到“建威”练船服役,此后,他周游并经历了南洋、北洋海上险要地带,以千总官衔留任福建,担任船政学堂教习。

1877年,24岁的林永升奉朝廷派遣与同学林泰曾、萨镇冰、刘步蟾、严复等到英国深造,进入格林威治海军学院,成绩屡列优等。

(下转A12版)

主营产品:面巾纸/纸巾,对联,广告礼品,伞,遮阳伞、户外伞,湿巾,展览帐篷,男式T恤,火柴,纸品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