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前期,为什么南朝鲜被北朝鲜打得那么惨?

浏览:3491   发布时间: 09月21日

朝鲜战争前期,韩国被逼退到釜山一带实属正常,因为朝鲜方面在开战时便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提前锁定了战局,要不是美国等联合国军横插一脚,朝鲜极有可能在上个世纪完成统一大业。

朝鲜占尽天时,韩军被打个措手不及。朝鲜、韩国本是一家,二战后法西斯国家得到了清算,世界格局被战争打破,又将在战后重建。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是水火不容的,两大阵营的大哥美国和苏联,必将携手划分各自阵营,维护自身利益。德国被一分为二,被日本侵占的朝鲜半岛即将迎来解放的曙光,却又被两双大手无情地一分为二。自此时起,无论是北部的共产主义朝鲜,还是南部的资本主义韩国都想要打过三八线,重新统一这个半岛。金日成作为朝鲜最高领导人,早就开始暗中积蓄力量。韩国总统李承晚讨好美国,寻求军事支援。

可是美国方面对韩国并不感兴趣,美国高层将战略重心转移到满目疮痍的欧洲,无心留恋韩国。当时之所以将朝鲜半岛一分为二,也只是想利用韩国稍稍钳制朝鲜,也就是说不让共产国际得到完整的朝鲜半岛。相比于朝鲜半岛这个弹丸之地,欧洲大陆更能引起苏联和美国的注意。美国放弃韩国这一在战略意图被李承晚捕捉,李承晚为了巩固自身的地位,开始不断在三八线上制造争端。据不完全统计,朝鲜战争爆发之前,三八线发生纠纷2000多次,这些争端大多是李承晚的“杰作”。对于三八线上不断爆发的小争端,美国方面不予理会,他们早就识破李承晚的政治诡计,开始计划着从韩国逐渐撤军,只留下些许军事顾问以指挥韩军钳制朝鲜发展。

由此可见,不仅现在的我们小瞧了朝鲜方面的军事力量,美军和韩军也是将朝鲜视为蝼蚁。

就在李承晚与美国高层紧张斡旋时,一个“好消息”由三八线传来,这使得李承晚十分兴奋。

1950年6月25日,朝鲜方面正式发出声明进军南韩,在同一时间,朝鲜军已经整装待发地越过三八线,虎视眈眈的向南韩首都首尔驶来。李承晚在之前对付朝鲜的手段只是小打小闹,他也曾预料到终有一天,朝鲜必将兵指韩国。

可这一天来的是如此猝不及防,虽然这场战争延长了李承晚的政治生命,但是朝鲜的兵锋的的确确吓得李承晚胆战心惊。在朝鲜发出声明的第三日,朝鲜军就已经攻陷南韩首都首尔,李承晚被迫选择迁都。在整个朝鲜战争前期,朝鲜军曾一度将南韩军逼迫到釜山一带,如果不是朝鲜方面忽视了禁戒海岸线,也不会让麦克阿瑟捡个便宜,由仁川顺利登陆加入战场。

古语云,兵贵神速,出其不意方能取胜。朝鲜方面在战争伊始就占据了主动权,韩国怎能不节节败退?

朝鲜接壤中国的东三省,而韩国则是三面临海。援助朝鲜可以从海、陆、空三方选择,而美国等联合国支援韩国,则只能走海路或是空降。若不是朝鲜方面没有封锁海岸线,美国等联合国军对韩国的援助将会异常困难。也正是因为朝鲜方面占据着地利,我国志愿军才能悄悄地入朝作战,打联合国军一个出其不意,扰乱其在朝鲜战场指定的战略方针。

在划定三八线后,金日成就以9吨的黄金、40吨的白银和1.5吨其他的矿物质资源换取了苏联方面价值1.39亿卢布的军事援助。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T-34坦克,其他轻武器也足够装备三个机械化步兵师团。

T-34坦克在二战的苏德战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被苏联人称为“莫斯科卫士”,德国人在领略过T-34坦克的威力后,也承认它为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坦克,极具杀伤力的地面霸主。

金日成将苏联援助的150辆T-34坦克分别装备到一个装甲师和一个独立团中,其中装甲师被分到120辆苏制T-34坦克,金日成也将这个装甲师作为入韩作战的战略重心,有这张王牌在手,朝鲜在入韩后才能以势如破竹之势取得战场上的巨大优势。

反观韩国方面,李承晚也曾向美国方面请求坦克武装。可是美国人却已朝鲜半岛的地形不易装备坦克化装甲军团为由拒绝了李承晚的请求。美国方面在最后仅仅给予韩国些许57毫米口径的反坦克炮和火箭发射器,使得韩国得以自保。

结果在朝鲜战争的战场上,面对攻防一体的T-34坦克,这些炮弹黯然失色。以至于韩军一看到朝鲜军的坦克,便纷纷落荒而逃。

在空中军事力量方面,韩国也是逊于朝鲜。

朝鲜军是有空军的,他们的飞机总量在180架左右。其中包含战斗机40架、轰炸机70架、侦察机10架、其他机种约为60架。

而韩国的空军实力较为薄弱,他们仅有30架飞机,其中联络机、教练机、战斗机三种机型各10架。

可见朝鲜方面在空中作战有着压倒性优势,这也从侧面说明金日成在昔日必定是厉兵秣马,日日思忖着朝鲜半岛的统一大业。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金日成是有统一志向的领导,他领导的朝鲜万众一心,只为统一整个半岛,所以斗志昂扬。

而李承晚贵为“一国之君”,一心想着都是如何维护自己的统治。李承晚此人本就常年在美国奔波,不得民心,其性格又不被美国人喜爱。为了维持自身的权力,李承晚在韩国不断地打压政敌,剥削民众,主动抛弃国家主权,只为取得美国方面的欢心,以换取强大的军事援助,来维护自身岌岌可危的统治。

在朝鲜战争爆发前期,为了能够引起美国高层的注意,他不惜屡次在三八线上挑起事端,这也为朝鲜方面出兵入韩提供了借口。

李承晚玩弄政治也许是把好手,可是抡起军事指挥,他却完全是个门外汉。韩国高层军官大多是日本军校或是伪满洲军校毕业,纸上谈兵绰绰有余,但是实战能力却是十分欠缺。

而朝鲜方面的高级将领大多在中国接受过实战的熏陶。朝鲜方面前线总指挥官崔庸健不仅当过黄埔军校的教官,还参加过北伐战争,甚至还在东北抗日联军中担任第七军的军长。

崔庸健的接班人金策也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师级干部。

朝鲜方面的总参谋长姜健在抗日战争时期也担任过东北抗联的重要职务,他长期担任着东满军区吉东军分区的司令员。

除了这三位之外,还有4师师长李权武、7师师长崔仁、3师的参谋长张平山等大批在中国经历过实战的朝鲜军人,这些人在朝鲜战争中发挥着不容忽视的作用,他们出色的军事指挥,极大地减少了有生力量的伤亡。

朝鲜在单兵质量上也是占尽了优势。自1948年北朝鲜建国以来,金日成就励精图治,将统一朝鲜半岛作为毕生的政治目标。他频繁地游说苏联及中国方面的领导,请他们支持朝鲜的解放事业。

在1948年7月,由朝鲜官兵组成的四野164师和166师共计两万余人被允许回国效力。除此之外,1950年,在四野的1.4万朝鲜士兵也陆续回国,支持祖国的解放事业。据不完全统计,在朝鲜战争爆发前夕,共有四万多在中国抗日的士兵返回朝鲜,这些士兵占据朝鲜战争朝鲜方面总兵力的三分之一左右。他们丰富的实战经验和顽强的抗争意识,成为了朝鲜战争前期获得巨大优势的关键所在。

不仅如此,朝鲜方面的坦克驾驶人员也十分优秀。他们是由苏联培养的专业驾驶员,他们虽未朝鲜人,但是其驾驶技术与经验完全不输于苏联人。

在如此高质量的兵员基础上,朝鲜还得到了苏联的军事理论援助,当时朝鲜战场上光是苏联的军事顾问就达到了3000多人。

而南韩的士兵素质完全不能与朝鲜同日而语,南韩的士兵大多是伪满洲国的警署,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二鬼子”,或是本地没有接受正规军事训练的居民。他们中的大多数根本没有上过战场,甚至连枪都没有开过。

如此悬殊的力量对比,韩国在朝鲜战争的前期失利,也是情有可原。

近代以来波云诡谲地政治风暴中,有多少国家在帝国主义地设计下,逐渐分裂、手足相残。又有多少黎民百姓朝为邻舍郎,暮为陌路人。战争自发明至今永远都是最终极政治问题的解决方法,它是血腥的,又是干净利落的。

我们今日所说的利剑之上方有和平绝非戏言,我国至今虽尚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亟待解决,但是关于主体问题已经在上个世纪的炮火中有所定论。而朝鲜半岛,却因为种种原因长期持续分裂状态。这一状态无不时刻提醒我们,信仰只能有一个,战争还未平息。

在信息化的现代社会中,我们身处的中国已经闻不到硝烟的刺鼻气息,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整个世界风平浪静。资本主义的狼子野心早在其诞生之初就昭然若揭,在上个世纪他们直接出手,使得一个民族的兄弟骨肉相残,使得一个统一的幸福国家四分五裂。

而如今他们以不易察觉的方式撕裂我们的信仰,各种公知如跳梁小丑一般大肆宣扬西方的“美好”世界。日本是世界上最为干净的国家,韩国人最为讲礼貌,美国人崇尚着自由,法国人最懂艺术,英国个个都是绅士,土耳其是浪漫的代名词,非洲就是脏、乱、差......

这些印象是不是已经刻在我们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西方资本主义以隐秘的文化入侵来荼毒我们的思想,是我们对世界存在着刻板的印象。

主营产品:面巾纸/纸巾,对联,广告礼品,伞,遮阳伞、户外伞,湿巾,展览帐篷,男式T恤,火柴,纸品加工